? 为何说“魏则西事件”之后,中国互联网的外部环境已然逆转?_越维科技公司 美少女梦工厂4完璧版|4399美女梦工厂|
首页
为何说“魏则西事件”之后,中国互联网的外部环境已然逆转?
作者:佚名 [ 2016-05-31 10:43:24 ]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对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来讲,魏则西事件,都是一个值得高度警惕的风向标。
    这个事件意味着,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公众形象与社会价值,已经走到一个关键的十字?#25151;凇?br />    一、
    我有一些运营商的朋友,经常怀念很多年前,那个通信业刚刚普及阶段的日子。
    在那个时候,谁家里能装一部电话,都是有钱或有权,在亲戚朋友中都倍有面子的大事。为了装?#31995;?#35805;,买个寻呼机,大家不管费用多贵,都要都求爹爹告奶奶,师傅上门更是好烟好酒伺候着,只求用?#31995;?#35805;。
    在那个时候,通信行业还走在整个社会生产力与时尚的最前沿,运营商是最让人眼红的工作单位,甚至?#26085;?#24220;还吃香。
    很多年之后,整个行业如今已?#40644;?#28040;沉。电话费天天降,用户依然天天骂娘;基层通信员工更是“工作没有最苦,只有更苦,工资没有最低,只有更低”,大批优秀人才?#20013;?#27969;失。
    二、
    而现在,互联网也正在面临同样的窘境。
    互联网公司也是商业公司,也是要赚钱的。对用户免费了,赚的钱从哪里来?
    互联网自身的价值,其实是有两个组成部分:一部?#36136;?#23427;通过信息处理能力,新创造出来的传统产业没有的价值;一部分则是它替代传统产业获得的价值。
    互联网说,这就是我的“颠覆式创新”,我用更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,取代?#21496;?#30340;生产力和生产关系,重构了整个价值体系。但在事实上,这并非事实的全部。
    其中一些“颠覆”,是生产关系优化带来的合理颠覆,比如电子商务,它们是通过减少信息传递的中间环节,降低用户获得产品与服务的成本,来实现自身的价值。
    也有一些“颠覆”,却是变相的劫掠,比如传统媒体投入 3 名记者,耗时 1 个月完成的?#40644;?#28145;度报道,可能会?#24576;?#34989;者在短短 1 个小时内传遍网络;开发者耗时数月甚至数年调研和筹备成熟的新模式,投入数百万、数千万费用研发的新技术新产品,?#37096;?#33021;在短短数日内被人全盘破解复制。
    这些价值,被?#24895;?#20302;甚至免费的价格提供给公众,换来流量后以广告等其他方式实现变现。
    这就像马匪张麻子,从地主黄四郎家里抢了 100 个大洋,自已留下了 30 个,把 70 个分给了穷人。
    但无论哪种方式,它的核心逻辑都是,以传统产业丧失价值为代价,获取互联网自身的价值提升,而且前者的损失,?#23545;?#22823;于后者所得。
    羊毛出在猪身上,本质就在于此。
    但用户并不会考虑这些。他们看到的,只是微信免费用,支付宝免费用,百?#20154;?#32034;免费用,什么都可以免费用,不再需要买报纸和杂志,就能够阅读到各?#20013;?#38395;,不需要付费就可以玩上新游戏,听上音乐,看上视频……
    ?#36816;?#23064;,穿他娘,开了城门迎闯王,闯王来了不纳粮!
    三、
    问题在于,无论“颠覆式创新”还是“劫掠式发展”,它的快速增长都是有天花板的。
    闯王不可能永不纳粮,除非他要的是你的人,?#36134;?#20102;所有的黄四郎,张麻子也会就变成新的黄四郎。
    经过多年发展,能够替代的价值已经被替代得差不多了,即使没有被替代的,传统产业自身也已经在进行互联网化改造,信息价值的势能落差,已经越来越小,颠覆式创新的变革红利已经逐渐殆尽。
    简单来说,无论“颠覆 ”还是劫掠,传统产?#30340;?#34987;互联网抢夺和替代的价值,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    在魏则西事件爆发后,很多人都在分析百度为什么成为众矢之的;有认为其罪有应得的;有认为其为莆田系、为国家扛锅的;有认为其为历史还债的;有认为互联网监管甚至顶层设计不够的,不一而足。但如果放到整个产业的大环境下观察,我们其实可以发现,类似的情况已经?#23545;?#19981;是孤例:比如?#21592;?#36973;遇的“十月围城”,比如滴?#39759;?#20248;步遭遇的司机罢工,比如互联网金融遭遇极其严厉清理整治,等?#21462;?br />    虽然?#31384;?#24378;大的 PR 能力,以?#26696;?#31181;善后手段,作为个体的互联网企业一次又一次趟过危机,但对整个行业来讲,产业的外部环境形势已经逆转。
    在政府、公众和行业谈及互联网公司时,他们的态度已经变得?#29992;粒?#20986;?#22336;只?#29978;至在国家领导?#35828;?#35762;话中,也已经出现?#27492;?#36731;描淡写,但其实态度严厉的警告词句。
    其实,互联网还是那个互联网,仍在进化,变得更好。但正如当年的通信业一样,它也将面临一个创新者完成快速成长之后的窘境:在整个社会生态中,它正在由张麻子,变成黄四郎。正如?#27573;?#21512;之众?#21290;?#35328;,公众是现实而且善变的。当你能为他们带来价值,你就是英雄;而当你的价值不复存在,或?#36816;?#20204;的价值有害,英雄也会被他们遗弃,甚至?#36164;?#36865;上?#36132;?#21488;。
    在新的形势下,以怎样的方式创新,以怎样的方式获取价值,以怎样的方式承担社会责?#21361;?#36825;将是每一个互联网众业者,都必须深思的问题。
    怎么变,各看领悟,各凭本事,各随机缘。但反正,不变是肯定不行的了。
来自:虎啸网


第1页
美少女梦工厂4完璧版